九糖去冰

好喝再来。

Dawn (英西or西英,微独普,现代普通人设定)

第一次写文,有点紧张//////////

西英or英西,因为没有肉的关系没有明确的攻受向,可能偏西英一点?看个人理解吧~

含少量独普注意,可能有微量其他cp提及注意。

非国拟,现代普通人设定,职场背景。由于我还没有职场经历,所以一切设定源自我的印象和想象,有bug的话还请大家谅解/////////////

双向暗恋梗(当然啦亚瑟会比较慢热XD)~ HE放心食用~主要是被好船的各种史向BE文虐惨了,所以决定怒撸一发甜文x

第一人称注意!文章是从亚瑟和东尼两个人的第一视角交替进行来展开,可能有基尔伯特视角的番外。

更新时间完全不确定,慎重入坑(。

——————————————————————————

 

1     亚瑟·柯克兰

天无可救药地黑了下来。

墙上的钟安静地指示着现在已经将近七点,我匆匆吃完剩下的外卖,准备继续手里的工作。宽敞的办公室里由隔板形成了许多整齐的格子间,若是平时上班时间会有二三十人同时在这里办公,而现在走得只剩我一人,只有每人桌上散落的各种文件还昭示着白天工作的忙乱,仿佛是一场激烈的战斗结束后留下的无人收拾的战场。

哦,尽头的部门主管办公室还亮着灯。原来不止我一人。

主管办公室的墙是透明玻璃的,我能毫无遮掩地看到里面正在忙碌的人。他一手拿着手机正和什么人通着电话,一手翻动着眼前的文件。栗色的发丝在他脑袋上打着不规则的卷儿,稍长的发尾被一根发带随意地系着搭在肩上。一身黑西装,里面衬着一件深红的衬衫,最上面的两粒扣子被解开,领带也被烦躁地扯松,露出一小片小麦色的皮肤。

该死,我的视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他是一个西班牙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典型的西班牙人。热情,阳光,温柔,什么时候跟他讲话都是一张笑脸,手下的员工做错了事也不知道苛责。明明是部门主管,却总是踩着点来上班,似乎很不适应销售部压力大事情多的工作环境和做什么事都一阵风似的工作习惯。当然,从来不缺女人缘。当初他刚上任的见面会上,部里的女人们都一副“销售部从此由地狱变成天堂”的少女怀春模样。不过我好几次撞见他下班时有女人在等他,而每一次的女人好像都是不一样的。可惜了部里的那些少女心。

这些本来都不关我事,可谁让他是我主管。如果我是他的助理就会告诉他,扎着小辫的发型会让人觉得不够干练;比起深红色,更为谨慎的白色或者普蓝色的衬衫更适合作为职业装;既然身在职场,那么不管何时都该扣好衬衫的扣子,系好领带;是主管就该有点上级的威严,应该好好批评昨天那个丢了一笔订单的总是迷迷糊糊的意大利人,再狠狠扣他一笔工资让他长点记性。哦,还有他那带着西班牙卷舌音的糟糕的英语发音,这玩意儿也许能让他在情场上战无不胜,可在商业谈判的时候恐怕只有害处没有好处。

或者更直接一点,告诉他他根本不适合销售部主管这个职位。事实上他确实不是销售部的人,他本来是设计企划部的主管,因为原销售部主管被对家公司挖角而临时调来替补的。我真心觉得公司高管的脑子里除了水就没剩下别的,调了一个最不适合的人过来替补。如果让我选,我至少会选技术部的主管,那个白毛德国人虽然偶尔脱线和莫名其妙的孩子气,和他手下员工里的那个美国人一样中二还整天一脸傻笑,但至少工作起来有着日耳曼人贯有的认真严谨,工作上的事交给他大概能高枕无忧。不过考虑到他“亲爱的弟弟”在销售部,也许让他当主管不太合适?那还有公关外务部的女强人海德薇莉,再不济还有现在顶替设计企划部主管位置的法国人,原来该部的副主管。虽然他整天自以为是还从来不穿上班该穿的衣服,各部门的女人都被他勾搭了个遍(天啊难道设计企划部的人都是这幅德行吗?真该把我们部里那两个意大利男孩调过去),可至少能言善辩,精明有城府。

总而言之,虽然有副主管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苦苦支撑,销售部原本引以为傲的业绩还是不出我所料地滑了下去。这个倒霉的德国人,刚当上副主管就摊上这么个不靠谱的上司,整天忙得连轴转还是改变不了业绩上的颓势。咦等一下,正常情况下办公室里自觉留下加班的不应该是我和他吗,为什么今天变成我和西班牙人了?噢,我想起来了。下午下班时间刚到就有一个白毛穿着一件普蓝色的军大衣跑到我们部来(这么说来部里之前有人说技术部的主管是个退伍军人原来是真的?),一下子扑到副主管的背上大声嚷道:“阿西,快点快点,说好了一起去看电影!”所以,那个工作至上的德国人就这么干脆地走了?把工作交给了不靠谱的西班牙上司?

唉,销售部真是要完了。不过兄弟一起去看电影?真稀奇。

突然主管办公室的灯灭了。这惊醒了我,我一下子就从这漫天的联想中回了神,意识到是西班牙人结束了工作。该死,这时候我就该趴在办公桌上让隔板挡住我,这样一来他就会以为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直接出门去吃饭或者泡女人,至少不会来找我搭话。

可惜迟了,他已经看到了我,毕竟上一秒我还傻站在自己的位子上望着他发愣。他披了一件深灰色的毛呢大衣,还添了条和衬衫同色系的围巾,轻松自如地渡到我身边,脸上照样是被部里女同事称为“马德里上午十点钟的阳光”的笑容:“亚瑟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呀,工作还没做完吗?”

“咳,还差一点。费尔南德斯先生准备走了吗?”拜托,什么时候你已经开始改口直呼我名字了?

“叫我安东尼奥就好啦。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们一起吧?我知道附近有家新开的南欧菜餐厅,那里的意面很好吃哦。”他一副我们已经是认识了三五年的老朋友的样子,天啊就是因为这样你才迟迟在部门里树立不了威信你知道吗!

在这么近距离的细看下,我突然觉得深红色真的很衬他。其实工作时也不一定非要穿得太保守是不是……该死我在想什么?刚刚他问我什么来着?

“啊,啊,好啊,正好我我也饿了……”说完我就想打自己一巴掌,天知道我刚刚吃完剩下的外卖盒子就在我办公桌下的垃圾桶里呢。

这就是我要躲着他的原因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和他说话就整个人不在状态,仿佛CPU过载似的大脑卡顿。平时跟人吵架或是谈判时的精明和反应能力也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尤其无法拒绝他的请求、提议,例如在他出差的时候给他办公桌上的那一小株番茄浇水(拜托这种事不应该是他助理来做吗!)……或者诸如此类。偏偏他一看到我就要凑上来扯东扯西(事实上他对身边的人都是如此),于是我就不出意外地总是在词不达意和仓皇逃窜之间做出选择。

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我从没和他这样的人打过交道。我出生在典型的英国精英家庭里,从小接受的就是正统的英国式教育,与人交往时恪守礼仪之道,矜持而疏离。我有三个哥哥,算得上是在一个大家庭里,然而家庭关系淡漠,即使是与自己的哥哥相处也不会像安东尼奥此时和我说话的姿态一样轻松自在(该死,不由自主地叫他安东尼奥了!)。我平时也没什么朋友,不参与所谓的娱乐活动(呵)。不得不承认的是我脾气坏,性格,嗯……可能在别人看来有点古怪?总之周围的人对我的态度也挺疏离。至少,不会像他这样热情。

他真的是我最不擅长处理的类型了。商场上你争我夺的敌我双方也好,办公室里忽远忽近的同事关系也罢,明枪暗箭我都不怕,无非是你我都戴着面具,各自怀着心思你退我进互相搭台罢了。安东尼奥这样意外的坦诚和友善反倒让人措手不及。我该说他不按常理出牌,还是,呃,有点傻乎乎的?

“那太好啦,我们这就走吧?不用担心你剩下的工作,明天再做吧我不会怪你哟,哈哈。”他水晶葡萄似的眼睛亮了起来(该死这是什么比喻,我该不会被部里那几个小女生影响了吧?),仿佛因为我应了约而特别高兴似的(天啊所以说我没办法拒绝他)。

我盯着他脸颊上浅浅的酒窝发了一秒钟的呆,然后鬼使神差地抛弃了桌上的一沓本该今天完成的工作,跟在他后面走出了办公室,去吃我今天的第二顿晚饭。

 

————————————————————TBC————

下一章就是东尼的视角啦~天啊我这一章写了这么多字orz之后的章节肯定不会这么长了……


评论
热度(10)

© 九糖去冰 | Powered by LOFTER